登錄注冊

忘記密碼? 登錄

注冊

使用您的社交媒體賬戶登錄

第二自然

  • 分享設計精品
  • 關注設計師品牌與創業

“為你千千萬萬遍。”——記錄這個時代仍然在做風箏的人。

0 1394 發表于:2018-08-05

標簽: 風箏   做風箏的人   紙鳶  

風箏,又叫紙鳶。鳶:小型的老鷹。

這么一個活靈活現的詞就已經描繪出了風箏的靈性。

 

說到風箏的故鄉,大家都會想到山東濰坊。

鄭板橋的一首《懷濰縣》——

紙花如雪滿天飛,嬌女秋千打四圍。

五色羅裙風擺動,好將蝴蝶斗春歸。

就展現了生活在“鳶都”的人們,在閑暇時光里將風箏齊飛的景象。

 

而在中國,風箏有四大故鄉:北京,天津,濰坊和南通。

這四個城市因為地理位置,被稱為南北兩派。在南與北的分類中,又有各家各派。

 

濰坊——代表人物胡康二派

 

胡派以龍頭蜈蚣風箏這種高難度制作的手藝而聞名。只是到了現在,會這門手藝的人已越來越少,人們也很難再看見那威風凜凜的龍在天空肆意游走的景象了。

而康派傳人就更加稀少,已不足十人。1533450244463195.jpg

‘紅配綠,一塊玉’龍頭蜈蚣風箏


代表濰坊的流派似乎漸漸退出歷史舞臺,但代表著現代與創新的風箏工作室卻多了起來。

劉志江,人們親切地稱呼他為劉老師。

1533451022583312.jpg

從中國第一所風箏學校畢業,后來在濰坊創辦了風箏工作室

 

“扎,糊,繪,放,這就是風箏四藝。”

劉老師十分看重制作風箏的扎實功底,“一只風箏要經過削竹煨烤、骨架綁扎,裱糊裁剪,構圖繪畫,栓腳試放這十多道步驟,哪一步錯了都是不行的。”

但他又是個愛創造,有著豐富想象力的人。

 

他設計出了頂開式風箏。

1533450244842529.jpg

5.jpg

“關公風箏”

1533450244516296.jpg

劉老師幫博物館修復的‘梁山好漢’系列風箏

 

南通——“弦響碧空稱風箏”

南通的風箏,它造型獨特,讓人過目不忘。因為形態像門板,就被叫作板鷂。

它又被稱呼為‘空中的交響樂’,因為在板鷂上布滿了大小不一的哨子。

大哨子發出嗡聲,就像大提琴。而小哨子呢?用的是栗殼、百果殼等,發聲就十分地尖亮。這些高高低低的聲音加在一起,錯落起伏,聲傳數里,就像是一首美妙的交響樂。

 

1533450244834106.jpg

一只精致的板鷂是傳家寶,代代相傳

1533450244855590.jpg

郭承毅,國家級南通板鷂風箏傳承人。

他做風箏可謂是繼承祖業。因為他祖上都是做了一輩子的風箏人,爺爺更是師承著名的燈彩風箏藝人石子壽。

1533450244569396.jpg

家中到處都是做風箏的材料

1533451320241943.jpg

 郭老師不是在做風箏就是在想著如何做風箏

1533450244825256.jpg

 

1533450245868652.jpg

他還同時擔任一家風箏博物館的副館長之職,為的是有這樣一個平臺可以聚集更多的風箏愛好者。甚至有時他也會把風箏的工藝帶到學校校園去。

 

郭老師說,對于那些幼兒園或上小學的孩子,我會把事先勾勒好的鷂面圖案帶去,讓孩子們按照自己的想法盡情發揮涂色,激發他們的興趣和想象力。而對大學生來說,主要是讓他們參與風箏的設計和扎制,培養他們的創造力。

 

北京——出生名門的風箏

 

北京的風箏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扎燕風箏。

1533451594802368.jpg

其中有兩家,金家和哈家更是其佼佼者。

早在上世紀50年代中法合拍的影片《風箏》里的風箏道具,就來自金家。

1983年美國舊金山國際風箏表演賽上獲獎的則是哈家的哈亦琦作品。

1533450245983825.jpg

50年代中法合拍電影《風箏》


除了金家和哈家以外,北京城里還另有‘曹氏風箏’。但它的開創者不姓曹,而姓孔。

孔祥澤,開創了‘曹氏風箏’。他根據《紅樓夢》作者曹雪先生的《南鷂北鳶考工志》上記錄的風箏而成一派。

《南鷂北鳶考工志》難尋,孔老根據昔日抄寫的手稿而重編《曹雪芹風箏藝術》

1533452590929016.jpg

取南北所長的曹氏風箏


耄耋之年的孔祥澤老人,在1943年見到《南鷂北鳶考工志》之后就一心鉆研風箏,為了尊重紀念曹雪芹而使用‘曹氏’二字。沒有一分見利貪名之心。孔老曾說,“我自己的初衷就是,要時刻自省我做的事是否符合自己的設想——實現雪芹夫子的遺愿,為廢無告者謀求以藝自養之道。”

孔老被譽為中國的‘風箏泰斗’


天津 ——與泥人張齊名的風箏魏

天津的風箏,以軟翅為主。在圖案的內容上大多是以禽鳥或昆蟲為主。

 

風箏魏已是家喻戶曉,可是這位風箏大師的絕活蒲繃卻遺憾地沒能傳下來。

而另一位年過七旬的風箏老人卻又將天津的風箏重新發展起來,

這就是愛做不對稱的風箏,馬捷如老人。

在馬老看來,對稱的風箏太過傳統,無法在表達內容上出新意。

而不對稱的風箏就能完全尊重圖像的原意,畫面的創意也就更加豐富多彩。

為了風箏的平穩飛行和這好看,馬老也是苦心研究了數年,最后才創造出這種特別的風箏。

1533450245857543.jpg

1533450245612182.jpg

1533450245961181.jpg

更具觀賞性的不對稱風箏


在了解了這些‘’做風箏的人”背后的故事時,小編發現他們有許多共同點。譬如性格都很隨和謙遜;生活簡樸,安貧若素甘之若飴;待人呢又十分地熱忱。

他們從未把自己當成現在流行的稱呼‘匠人’來看,他們只是不經意就和風箏伴了數十年,過了大半輩子。一件旁人看來了不起的事情,在他們眼里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仿佛時代的變遷更迭并沒有在他們的生活中投下更多的漣漪。

 1533450245142395.jpg

而這些“做風箏的人”最擔憂的,也是所有手藝人都繞不過去的問題——如何傳承下去。

似乎傳統的風箏手藝在我們這一代并沒有引起情感或是審美的共鳴,在快節奏發展的今日,人們并不在意這飛上天的東西到底是流水線上,還是憑著幾十年的手藝一針一線,一筆一劃縫制出來的。高樓大廈的建造更使得風箏的領地日漸稀少。沒了地方,沒了心思,沒了這個市場,自然也就少了那安耐得住的心。

也許不能怪責于其它。反而要慶幸我們這一代還能夠親眼見到那一只只在天空上綻放的風箏,和那一批”做風箏的人”單純可貴的心思。



二維碼 微信掃一掃,打賞作者吧!

打賞
來這里關注我們

評論登錄

關注我們

  • 分享設計 關注設計師品牌與創業

正在被閱讀的文章

剛被收藏的設計品

155期二肖中特